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慕云五-世说管理

商业评论-企业史

 
 
 

日志

 
 
关于我

这个博客收集了部分我写的文章。《管理学家》是一本服务于管理实践者的管理思想杂志,有兴趣订阅的朋友请登陆这个页面http://www.guanlixuejia.com,谢谢!想投稿的朋友,请发邮件给guanlixuejia@gmail.com,我们只接受原创稿件,在博客刊登过的都不可以!还要注意不要一稿多投。

网易考拉推荐

企业社会责任-到北京电视台录节目  

2007-09-24 17:5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企业社会责任-到北京电视台录节目 - 慕云五 - 慕云五-世说管理

 

8月底,受北京电视台《500强在北京》栏目邀请我作了一期嘉宾。这个栏目在全国的商业类电视节目中是个难得的创举,世界500强的中国区域总裁悉数出镜,为我们了解这些企业巨头,搭建了很好的平台。大概是制片人了解我对企业史有兴趣吧,所以也找我来凑凑热闹,这期节目的企业是挪威石油公司,说实话,在这之前,我对这家公司毫不知情。倒是对在北海上狂采石油的另一家公司BP有些研究。

这期节目围绕企业社会责任这个话题展开,在录制前一天的碰头会上,我为大家介绍了企业社会责任的概念和几种理论流派,这些知识基本上来源于《管理学家》杂志去年刊登的一篇主打文章,那篇文章是清华大学的教授宁向东先生和他的学生吴晓亮写的。写到这里,想起我们曾经犯下的一个编辑错误,那就是把吴晓亮的名字写错了,写成了吴晓玲,宁教授和晓亮非常大度地原谅了我们,是啊,你们就知道有名的人,那是央行副行长啊。

企业社会责任有三种理论观点,自由主义、功利主义和理想主义。我个人是支持以弗里德曼和哈耶克为首的自由主义的观点,也就是说,企业社会责任只有一项,就是在遵守法律的情况下,赚取利润,为股东负责。

德鲁克是理想主义的代表,他的观点我很尊敬,他认为:任何一个组织都不只是为了自身,而是为了社会存在,公司也不例外。 公司不仅是股东争取利润的工具,更应该成为为其他社会利益者服务的工具,因为企业利益相关者的利益最大化才是现代企业的经营目的,股东价值最大化并不等于企业创造的社会财富最大化。德鲁克的表述没有任何问题,说他是理想主义真的很贴切,但是,我实在想不出企业在实现社会责任的时候有什么动力,赚钱自利是容易想到的,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目前,企业对员工的健康和安全都很在意,这并非企业社会责任的体现,而是企业为了发展必须做的事情,可是,环境怎么办呢,环境问题由于属于外部性的问题,企业不仅无能为力,而且也不会有动力去维护,责任就推到了政府头上,通过立法和执法才可以解决,我在节目中提到的90家外企到中国胡乱排污就说明这个问题。同时,由于立法的介入,恰恰证明了自由主义的观点是正确的。

功利主义,其实是目前企业表现出承担社会责任的主要形式。也就是说,不是白花钱,花钱就得有回报。这个道理很简单,然而,在西方,功利主义被确立还源于一个著名的判例。也就是新泽西法庭A. P. Smith公司的股东诉公司捐赠1500美金给普林斯顿大学非法一案。法官没有支持股东的诉讼,他把该公司的捐赠行为解释为公司美誉而做出的一项长期投资。下面是美国时代周刊1953年6月1号杂志对这一事件的报道,原题为A Right and A Duty:

 

?When a U.S. educator thinks of raising money, his first target is a U.S. corporation. But do corporations have the legal right to give away their stockholders' money? Last week, in a suit brought by a group of stockholders against A. P. Smith Manufacturing Co. (valves and fire hydrants) over a $1,500 gift to Princeton, a New Jersey court answered yes.

?The stockholders charged that a company has no right to use its funds for any purpose but furthering the business; in giving money to Princeton, it was violating its contract with its stockholders and depriving them of their property rights in the assets of the company. Judge Alfred A. Stein of the superior court disagreed. Said he: just as a company has the implicit right to advertise its wares, "so in respect of good will, anything that tends to promote with the public a company's good will is a reasonable measure towards the corporate objective of earning profits . . .

?"Such giving may be called an incidental power, but when it is considered in its essential character, it may well be regarded as a major . . . corporate power. It is even more than that . . . it amounts to a solemn duty . . . I am strongly persuaded by the evidence that the only hope for the survival of the privately supported American college and university lies in the willingness of corporate wealth to furnish in moderation some support to institutions which are so essential to public welfare, and therefore . . . to corporate welfare. What promotes the general good inescapably advances the corporate weal."

 

北京电视台《500强在北京》栏目2007年9月2日播出节目文字实录

 

《五百强在北京》:利润天平的不等式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9月10日 19:04 《500强在北京》

  高温,飓风,海啸,全球气温变暖,种种灾害背后到底谁是看不见的黑手

  安祖生:我们的产品也向地球排放温室气体,

  企业发展与社会责任究竟是不是不可调和

  慕云五:我认为企业的社会责任,就是遵守法律赚取利润。

  理财30年,什么样的投资方式最后总裁青睐。

  安祖生:我投资买了三所房子。

  9月2日斯柯达《五百强在北京》。挪威石油与您一起解析《利润天平的不等式》。

  素描:

  1969年的圣诞前夜,在狂风暴雨中,上帝给挪威人送来了最好的圣诞礼物,一个30亿桶的大油田。这一滴滴来自北海里的原油终于成就了他们世代相传的财富梦想。

  主持人:好,有请。

  主持人:经营荟萃,解密成功,我是李伟,欢迎走进 斯柯达五百强在北京,首先介绍两位嘉宾,第一位是管理学家杂志执行主编慕云五先生,欢迎您。第二位是南方中药港管理顾问陈文斌博士,欢迎您。

  主持人:二位,这两天北京实行单双号的管理汽车,你们这个开车受影响了吗?

  陈文斌:开车这个影响不是特别大,因为习惯了,上班,下班的话,自己调整一下,调解一下,因为这个是社会和政府整体需要整体需求,自己可以调解一下。

  主持人:穆先生呢?

  慕云五:我们也是做专业的管理媒体的,所以我们的编辑对这个事也聊了聊,单双号限行应该是个好事,

  主持人:我觉得这些事情就是每一个北京市民的责任,我们这个节目呢,是讲世界五百强在北京,所以呢,企业也是有强烈的社会责任,为了讨论这个问题呢,我们今天请来一个挪威的公司,它也是世界五百强之一,有请。

  数字小片:

  35年历史,在33个国家设有分支机构。拥有员工三万人:每天原油最高产量为320万桶,产值几乎占到挪威国家GDP的14%,欧洲最大的能源提供商之一。2007年500强排名第78位,营业收入:610亿美元。本期vip挪威国家石油公司。

  主持人:有请。好,欢迎。

  主持人: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挪威国家石油中国有限公司总经理,安祖生先生,安祖生先生欢迎你。

  安祖生:谢谢。

  本期话题关注:

  企业应当担负怎样的社会责任?

  企业社会责任是意识还是能力?

  主持人:挪威是斯堪的纳维亚的国家,是很靠北的,那么我想问你是不是很爱滑冰?

  安祖生:我以前年轻的时候经常滑冰,但是现在呢,天气,气候发生了变化,所以滑冰很多时候也不能滑了。

  主持人:那你学过旱冰没有?

  安祖生:以前还没试过滑旱冰。

  主持人:我估计你得教你的孙子学旱冰了,因为现在全球的温室效应,以后挪威不一定有冰了。

  安祖生:是的。

  主持人:今天我们先不谈这个话题,现在有个据说是史上最震撼的纪录片,有看大屏幕。请看大屏幕。

  戈尔纪录片

  2007年2月美国前副总统戈尔登上了奥斯卡的颁奖台,它所主演的纪录片《难以忽视的真相》在获得美国最卖座的纪录片的业绩之后又捧得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片与最佳音乐两座金人。

  同期:回顾历史上温度最高的十年,全部集中在过去的14年中。2003年热浪夺走了35000人的生命

  影片根据戈尔参与应对全球变暖带来的影响的亲身经历摄制而成。戈尔在片中指出,全球变暖会导致海平面迅速上升、纽约等大城市遭受洪水威胁、世贸中心遗址将被淹没、极端气候现象和疫病将更加频繁、一些地区将饱受暴雨或干旱折磨

  同期:我们这边有一个天平,天平的两端是不同的东西,一边的天平全是金条,我真想要这些金条啊。可是呢,这个天平的另一边呢,是整个地球。

  影片还提到戈尔生活中的3个真实故事:一场几乎令爱子丧命的车祸;在佛罗里达州输给对手布什;长期吸烟的姐姐罹患肺癌死去,多年经营烟草种植的戈尔家族从此告别烟草。

  影片希望人们在享受生活的同时,不要忘记自己身上的责任—保护环境。

  同期:是时候解决它了,人类要站起来保护我们的未来。

  主持人:不知道你们各位看过这个电影没有,我是在飞机上看的,当时我看了很受感动,我当时都掉眼泪了,我这个人是不太容易掉眼泪,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感想,看这个电影?

  慕云五:是这样的,这个片子我以前也听说过,然后一直没有敢看,原因是因为有人说他看了掉泪了,我怕我看了不掉泪呢,觉得我没有人性。我想既然美国的这个副总统,前副总统出来做一个像代言人一样,去讲这样的事情,其实也想表达是这个意思,就是我们可能在考虑我们的经济,我们的生活的时候,是要考虑身后事的,

  安祖生:这个电影的传达的信息很明确,地球有个大问题,现在地球在变暖,那么每个人都有责任帮助地球,帮助南极。那么另一方面来说呢,我们挪威石油公司是正在处于重要的行业之中,我们的产品也向地球排放温室气体。那么在不远的将来呢,作为石油企业我们首先的任务不是去寻找新的能源而应该提高碳氢燃料的使用率减少温室气体。

  主持人:好,就讨论这个问题呢,我们每个人身边有个白板,旁边有个笔,请你们把白板和笔拿上来,我们出一个题目,就是说,怎么看待企业的社会责任?

  企业责任小片:

  1970年9月3日,诺贝尔得主,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在《纽约时报》上刊登了一篇题为《商业的社会责任是增加利润》的文章。以他为首的自由主义学派的学者认为:“企业最大的的社会责任,就是最大限度的获取利润。”而与此同时,代表理想主义的经济学家 德鲁克却强烈反对片面地追求利润,认为企业的利益必须服从全社会的利益,企业应当更多地为此作出贡献。

  2002年联合国正式推出了《联合国全球协约》,恳请各国公司认真履行一些得到广泛共识的社会责任。但这一协约并不具备强制性,而这种强调企业社会责任的意识,已得到了英国企业的广泛认同。被称为“社会企业”的公司所生产的产品虽然售价较高,但还是受到了消费者的推崇。

  主持人:好,你先讲,你先,

  慕云五:我认为企业社会责任,应该只有一项,就是它遵守法律,赚取利润,当然这并不表明,这个提法是没有意义的,之所以说它是伪命题,我觉得是跟经济发展,我们选用了这样一种模式,也就是市场经济和企业这种模式,跟这个相抵触的。

  安祖生:是的,我认为一家公司,如果它想在商业中取得成功,它们必须要有一套整体的核心价值,还有一套规范的标准,那么这套标准必须符合,这个环境保护,那么最重要的是,这个公司一定要坚持它的标准和核心理念,核心价值,这样呢,才能够真正的从长久来说,可以得到获益。一家公司不能违背它的自己的核心价值,我们公司至少不会这么做。

  陈文斌:我个人认为,企业它一旦成立的时候,它就成为社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就应该承担社会的责任,社会为了这个服务提供很好的,给这个企业提供很好的投入环境,它是一个双赢的。

  主持人:对,就是又有利润,又有一个社会的责任,挣钱的过程要注意环境的变化,那么我想挪威石油听说有一个叫HSE计划,这讲讲是怎么回事吗?

  安祖生:我们有一套的这种行为做法,在公司内部执行,这些做法尤其要关注企业内部的健康,企业员工的健康,企业行为的安全,并且我们认为自己作为一个公司来讲呢,我们首先不能够损害我们员工的健康和安全,这是我们内部非常严格的一套做法。

  HSE小片:

  挪威石油企业的HSE管理在世界具有极高的权威性。HSE分别是英文health,safety,environment的缩写,也就是企业应当在生产经营中着重需要保护员工的健康,生产的安全以及企业周边的自然和生态环境。

  HSE的每一步完善可以说都是用惨痛的教训换来的。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石油企业的事故大多因为设备安全做的不好;1988年以后,政府通过立法形式要求所有企业都必须建立HSE管理体系。通过持续改进管理体系,降低了事故发生率。进入2000年以后。挪威政府发现,大部分事故是由于员工因为各种原因不能自觉的执行安全要求造成的,所以各石油企业又将注意力集中在HSE文化的建设上。挪威先后出台了5部HSE条例,如果企业不能符合HSE的要求,也将受到1.对话;2.禁令;3.强迫性罚款;4.停止生产活动;5.法律诉讼;6.收回生产许可等不同程度的处罚。

  主持人:安先生我想说,你刚才讲的那个健康、安全和环境,是主要针对你企业的职工来讲,而不是指对社会来讲,是不是这么个意思?

  安祖生:这有两方面,首先呢,当然我们会对我们的员工们要非常负责,第二员工的延伸也就是整个社会,我们挪威石油公司呢,是一个非常老,也非常大的公司。那么这家公司如果抛弃了它的环境和它的周围的话,自己也是不能生存的,因为它是一个很大的公司,所以我们也,我们的公司,我们如果产生了一些大的事故,那么就会成为我们公司的末日了,所以我们不能够允许有任何事故,尤其是环境的事故产生。

  主持人:中国过去,在改革开放前,社会责任很有意思的,一个工厂,一个企业他要办幼儿园,要办小学,要办医院,它几乎一个工厂就是一个社会,它的社会责任已经把社会纳入到企业里头去了,改革开放以后呢,发现这种管理不行,是要分开的,就是怎么能够把企业的社会责任和它管起社会分开。

  陈文斌:刚才那安先生说了,挪威石油公司,它这个环境的保护更重要一点,比方说它的石油开采的周边环境,它的员工生活的地方,包括他们工作的地方,这个他们是放在第一位的。另外一个他为了保证它周边的环境和员工的健康,也就是他一种社会责任,他的社会责任,他谈到是一个小社会的责任,然后完成这个小社会责任以后,他再去考虑到大社会,就是一个国家,一个团体,一个人类,大社会。

  主持人:我怎么觉得企业就是应该,因为有些企业家说,我做企业本身,我把产品卖出去我赚了钱,我给国家上了税,支持了国家的经济建设,我解决了这么多人的就业,降低了全社会的失业率,这我已经是完成了社会的责任了。我干吗要做超多的东西啊。

  慕云五:人的生命只有几十年,然后人还有自私自利性,那就会带来很多问题了,所以说我觉得企业如果承担了一些社会责任,那它一定是被迫的。

  递进宣传片1:

  上一节谈到面临全球变暖,挪威石油坚持HSE标准,下一节将谈到企业应该担负怎样的社会责任?

  安祖生:以前挪威也发生过大型的事故,

  陈文斌:社会责任边界只是在国境吗?

  慕云五:那其他国家不久受污染了?

  当利润和社会责任同时放上企业的天平,指针将会偏向哪一边?

  主持人:你刚才讲了如果我没有利润,你就让我投资环保设备我连钱都没有。

  广告之后请继续收看《斯科达500强在北京》。

  主持人:我举个例子,当年的泰晤士河,当年的莱茵河里面都没有鱼。我去的时候就没有鱼,在二十多年前,现在都有了,它当时工业,50、60年代高速发展的时候,大家就忽略了这些问题。它是不是也走过这么一个道路。

  安祖生:差不多,大概60年代的时候,那么60年代的时候鱼开始减少,那么过去10年鱼开始变多。你知道这并不是说马上减少这二氧化硫排放就可以的问题,这有很多的,其中的事情要做,去帮助这些鱼类返回我们的生态系统,但是,这是一个长期的改善环境的过程。

  主持人:按你这个说法能不能这么理解?就说30年,大约30多年河里没有鱼了,等它没有了鱼的10年,人们才反应过来,我不能光考虑利润,我还要考虑我的社会责任,有10年大家把责任和利润两个混淆。

  安祖生:是,首先呢当然我们的目标,要通过政府和国家来控制,国家的自然资源,但是第二点来说呢,是利用石油资源来建立挪威的其他重工业,你知道,挪威的很多其他的工业产品也都是跟石油分不开的考虑到社会责任的一个初衷。就是说必须要把重工业移到其它国家,然后通过控制石油来发展其它高科技的行业,石油行业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基础,所以我们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通过国家手段来控制自然资源,那么也是更好的能够整体上保护环境。

  慕云五:刚才我听安先生讲,他说挪威把重工业,把石油把持住,然后把重工业弄到其他国家去,保护自己国家的自然资源,以及物产这样,那其它国家不就受污染了吗?把持住重工业。

  主持人:是啊?

  慕云五:对,我觉得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呢?这个企业社会责任边界只是在国境吗?

  安祖生:那么观点在于呢,我们把污染企业放到其它国家,我们知道二氧化碳是没有国界的,二氧化碳是通过全球来扩散的,那么从挪威人的角度来讲呢,传统的挪威企业,尤其是重工业,实际上是没有竞争优势,那么我们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呢,

  慕云五:前两天我刚看到一个消息,一个新闻说中国的环保部门,发现今年有90家跨国公司在中国,极端的不环保,就是大量的排放,不加任何的处理,

  安祖生:我不能代表其它公司,那么我知道我们挪威石油公司的,我们在全球的所有的作业环境中,都维持了统一的标准和要求和安全,不管是我们在哪个国家作业,那么这也证明了我们通过合同,通过内部的系统。我们当然因为这个也会丢失一些合同,但是我们也认为呢,尤其我们现在在中国南海也有石油作业,我们在中国南海也保持了和我们在挪威的油田,也同样的安全和环境的作业标准。

  慕云五:那90家公司的名单里没有挪威石油。这个我看了一下。

  安祖生:我也不希望有。

  企业诞生记:

  上世纪50年代,当荷兰人从北海中打出了石油之后,隔海相望的挪威人也开始了自己寻找石油的梦想。从1966年开始挪威人开始用节衣缩食的钱聘请专家,租用钻井打下第一口试井开始,足足三年时间一滴油都没有找到。1969年就当连美国专家都绝望的时候,钻井公司抱着闲着也是闲着的心情又打了一口井。当这口井打到1600多米时,天然气,石油夹杂着泥沙喷涌而出。1972年为了保护本国的石油资源,挪威成立了国家石油公司。从此挪威成为了继沙特和俄罗斯之后的第三大石油出口国。

  主持人:所以刚才安先生讲了,就是说他们为了坚持他的理念,比方说安全,环境保护和健康,为了坚持这个理念,有些合同都丢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觉得你这个太苛刻。

  慕云五:我觉得那样的话,他会赢得更大的合同。比如说健康,就拿SHE来说吧,有健康安全和环境。那健康和安全这两点,我觉得应该在企业的边界之内的。这个是一百多年来

  资本主义发展,大家慢慢意识到这是必须考虑的问题,这是历史性性造成的。

  递进宣传片2

  上一节谈到企业面对利润与责任的两难选择,不同角度审视下,企业行为终将规范。

  安祖生:我们在北海沿岸一带,获得了很多当地渔民出身的雇员。

  稍候您还将看到,挪威石油总裁的独到投资理念。

  主持人:您除了日常开销是老婆管, 理财您怎么理?

  安祖生:我的钱都花在房子上了。我有三所房子。

  广告之后更多精彩内容敬请收看。

  主持人:利润和社会责任,怎么能够兼得,你刚才讲了如果我没有利润,你就让我投资环保的设备,我连钱都没有,如果我不投资环保的这个环境,那我这个产品越来越糟糕,环境越来越恶化,我也不能继续发展生态,所以怎么能够平衡,利润降低一部分,社会责任提高一部分。或者社会责任降低一部分,利润提高一部分。它必须要达到一个平衡。

  安祖生:让我给你举个例子,尤其是在我们公司最初承建的时候呢,那么挪威海的南部一开始发现了资源,

  挪威石油小片:

  上个世纪70年代的挪威北海沿岸,绝大部分当地居民祖祖辈辈都是靠打鱼为生,丰富的渔货已经足以让他们衣食无忧。然而当一些穿着工服的陌生人,频繁出现在港口于近海时,他们平静地生活被打破了。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发现这一带的海床下面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国家决定将这里划成采油专区,将禁止渔船活动。渔民们拿起渔网,高举标语展开了他们的抗争行动。

  经过几番的谈判,挪威政府终于决定放弃集中开采的计划,变为分区块的方式来开采石油。油田建成之后很快就取得了丰厚的利润。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不仅因此取得了当地居民的矛盾,还为自己招募到许多渔民出身的职员,对于人口稀少的挪威来说,渔民的支持与加入无疑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安祖生: 当时呢,我们放弃了集中开采的做法,因为集中开采的效率最高,但是我们后来选择是在挪威沿海,沿岸开展不同的石油开采区块,而不采用集中开采,这样呢,可以让这些渔民继续打鱼,那么我们赢得了什么呢,我们得到了在沿岸地区的很多非常愿意为我们工作的,原来前身是渔民的这些职员,他们都非常感谢我们的这种做法,他们的家人可以继续打鱼,那么他们也得到了工作机会,这也是我给大家讲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主持人:我再讲一个问题,就是说什么呢?你要讲企业的社会责任和利润怎么共得呢?有个条件不成熟怎么办呢?企业发展的程度怎么样,说企业初级阶段,一开始他根本就没有钱,还没有赚到第一斗金,你就让它创造一个环保的环境,它做不到的。

  幕云五:我是觉得这个仍然不要推到个人的懒惰上,还是一个经济关系,经济规律,

  安祖生:我觉得这跟人的富有程度关系不大,也跟公司的发展关系不是很大,因为只要人们明白了,这个环境问题对每个人都是很重要的问题,我想大多数人,至少在欧洲,就会产生这样的行动去减少这个环境的损害。

  幕云五:企业是没有道德感的,有道德感的应该是企业家,所以现在我们能借鉴的,是希望中国的企业家,一部分有这样的环境担心,有这种社会责任的人,能够做出一些他的努力。那他的努力做多少,做多大,这个边界他完全是可以界定的。

  主持人:好,谢谢,今天我们谈得挺好,我个人认为呢,这个企业的利润呢,就像一个正在生长的小苗,如果你想让它长得快呢,你可以给它施化肥,给它撒农药,它虽然长得很快,但是会破坏土壤,也会影响小苗的内在质量,如果用科学的方法耕种呢,不仅是这一代的小苗,下一季的小苗都可以茁壮成长,所以呢,如果你关注社会的责任,企业就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好,下面又到了华彬庄园。

  外景主持人:韦嘉:欢迎来到华彬庄园问答时间,我市外景主持人韦嘉。那么在这里首先想问安先生一个问题,那就是从一名最普通的建筑工程师成长到现在的总裁CEO您认为最主要的晋升技巧是什么?

  安祖生:你必须在那儿好好干活,去显示你的这些出色的工作能力,以一种好的方式去展现,你能够真正的解决问题。

  主持人:慕先生你提拔是不是也是这样?是在靠自己的能力,而不是靠跟领导的关系?

  幕云五:你说我的提拔,我呢,好像发现自己不太容易被提拔,就是自己的能力不太容易被领导发现,后来呢,就另起炉灶,自己来当领导。用这种方式。

  外景主持人:韦嘉:安先生,我们最想知道,您最喜欢的一种管钱或者理财方式是什么?

  安祖生:我的钱大部分都用在房子上了,我有三套房子。这恐怕是我绝大部分的资产了,那主要是我的家庭,也就是子女和孙辈们用来度假的地方

  主持人:我们中国给你定成分就是大地主。

  外景主持人:韦嘉:安先生我们都知道北欧人的生活方式,是非常惬意和轻松的,不知道您会不会把这种生活方式带入您的企业文化湖公司管理当中?

  安祖生:挪威公司我们很宽松的。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主持人:这是挪威石油公司的特点,还是挪威人的特点?

  安祖生:我们斯堪的纳维亚的这种文化呢,实际上跟其他的一些正式的西方公司还不一样的,我们工作起来更放松,更轻松一点,没有这么正式,基本上是比较好。

  主持人:那上班要不要打领带啊?

  安祖生:只是为了到这儿才打领带的。

  外景主持人:韦嘉:安先生,我们都知道您拥有一个庞大的家族,其中包括四个子女和八个孙子。那么您最想给他们留下的是什么?

  安祖生:希望我们这辈人能留给他们一个好的世界,我希望我能在有生之年,尽量为这一目标多做一些工作,并且也希望能帮助他们树立我们非常好的价值观念

  主持人:我这里呢,有一些华彬庄园给你们三位嘉宾的小礼品。请接受一下。好。

  安祖生:谢谢。

  幕云五:谢谢。

  陈文斌:谢谢。

  主持人:下一周同一时间,华彬庄园问答时间继续提问CEO,最后我们请安先生签字留念,有请。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79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