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慕云五-世说管理

商业评论-企业史

 
 
 

日志

 
 
关于我

这个博客收集了部分我写的文章。《管理学家》是一本服务于管理实践者的管理思想杂志,有兴趣订阅的朋友请登陆这个页面http://www.guanlixuejia.com,谢谢!想投稿的朋友,请发邮件给guanlixuejia@gmail.com,我们只接受原创稿件,在博客刊登过的都不可以!还要注意不要一稿多投。

网易考拉推荐

悼恩师卢逸岩先生  

2007-04-24 20:30:44|  分类: 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郭泉打电话来,说卢先生昨日中午在香港的医院里仙逝。

很意外。尽管我知道,78岁这个年龄也许遭遇什么,都不算意外。据说是死于心肌梗塞。他的身体一贯硬朗,记得10年前他到西安来看我们的时候,在酒店里,像个孩子一样跳起来坐在桌子上,而且历数他攀登过的中外大山。如今,他的艺术家的灵魂已经离开这个健康的躯体,远游了。

我不知道,生存这一具体事实对于他算不算一种残酷,或者说,离世算不算一种更好的解脱。他说过,只有等到500年以后,才会有人懂得他的书法的价值。醉心书法的我,只能客观地听这句话,所谓客观,有两层含义,第一,我认同他的书法造诣,他应该有这样的地位,尽管在当世他还没来得及获得这样的荣誉。第二,我也知道,历史的发展,已经容不得书法作为显赫的艺术招牌还能挂到500年以后,即便在中国,我相信那时候已经没有人真的懂得书法了,所以,也谈不上被人懂得。

他是孤独的,不仅因为他一世独身,更重要的是,他其实是一个古人,生活在香港这样一个超级现代化的都市丛林里面的一位几百年前的人。他三十多岁就以旧体诗词造诣称名于港九。他曾经告诉我在他38岁那年,写过一组诗《落花》、《落絮》、《落叶》,后来他也常常用三落草堂来自署书斋。这三首诗定下了他余生的调子,不知道是未卜先知,还是依诗意而笃行。后果就是在这四十年里,他是一位生活在古代文化圈的现代孤独客。

我认识卢先生,实在有缘。在西安上大学的时候,和好友郭泉当时常常到一个小寺庙去玩。一天,有一批香港香客要来。很热闹。我无事,用钢笔在桌子上抄写《心经》。一位老者很感兴趣,塞给我一张印刷的心经条幅,说,不用抄了。老者就是条幅的作者。我那时候已经有一项全省大学生书法大赛一等奖的荣誉,但是看到老先生的字,还是折服。后来谈书法,短短的半个小时时间,我觉得自己的水平实在太低了,而且,他的教导让我有一种佛教里面说的精进的感觉,好像有一扇门打开了。

卢先生事后多次来西安,似乎对我很看重,我也曾利用暑假到他家里住过一个多月。我觉得自己对书法的体会提高了很多。我替他安排了在西安交通大学的展览和讲座,并且充当讲座的翻译(把广东白话翻译成普通话)。其实我也听不懂白话,所幸他讲的书法语言和书法掌故,我比较清楚,所以,很好地完成了翻译工作,我记得只翻译错了一处,他用了一个比喻,拿“木头车”来作比,我翻译为“摩托车”。

大学毕业,卢先生邀请我到广东去,继续跟他学习书法,并负责我的生活费用。我那时候已经知道,他最在意的事情是寻找一个接班人。也许他觉得我还算朽木可雕。但是,我实在不想做一个古人,我没有去广东,而是只身来到北京,选择了出版事业,进入了世俗的奋斗。渐渐地,毛笔和砚台也只是我偶尔的雅兴。离书法越来越远了。这些年,我曾经到广东两次,见到老师。那时候,他似乎对我还有几分遗憾。

我不知道,今后,我会不会重新拾起笔墨。卢先生有没有找到他的继承人。也许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我的生命历程里,我曾经知道在现代有一位这样的古人,并且他会一直活在我的心里。让我对执着和慎独保有一份尊敬。

逸岩先生,您的学生永远尊敬您!

  评论这张
 
阅读(90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