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慕云五-世说管理

商业评论-企业史

 
 
 

日志

 
 
关于我

这个博客收集了部分我写的文章。《管理学家》是一本服务于管理实践者的管理思想杂志,有兴趣订阅的朋友请登陆这个页面http://www.guanlixuejia.com,谢谢!想投稿的朋友,请发邮件给guanlixuejia@gmail.com,我们只接受原创稿件,在博客刊登过的都不可以!还要注意不要一稿多投。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第一堂编辑课——从事编辑工作10周年的纪念  

2007-11-15 02:08:38|  分类: 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77月,我从大学毕业,分配到出版社作高校教材图书编辑,这是一家几乎和共和国历史一样长的大出版社。在最初的三年时光里,我学到很多编辑工作知识,也积累了一些经验,自己感觉就像念了一个硕士,只是没有学位。如今,我虽然在做一本杂志,但还是没有脱离编辑工作。写下些回忆文字,对年轻的编辑们也许有益,对我自己,也是一种怀念,一种提醒:编辑工作是平凡而伟大的,需要一生的努力。

 

审稿制度

老出版社的工作流程十分严谨,简单地说,我们的工作就是把作者的原稿(符合基本的齐、清、定要求)改变为完全符合出版规范的稿件,然后交给后续的环节。我对这个工作的认识是随着一本本书稿脱手的过程中积累的,编辑部里,很多年长的编辑都给予了我无私的帮助。然而,系统地从老编辑那里学习知识,还是得益于审稿制度。所谓审稿制度,就是编辑加工完的稿件要交给其他编辑再看,通常只是抽出一部分看,然后提出修改意见,再返回编辑手里,编辑酌情修改。审稿一般分为三次:互审、复审、终审。互审阶段,一般是水平相当的编辑互相审稿,复审一般由编辑室内的资深编辑承担,终审一般由总编室分配给总编室内的专职审稿编审、副总编辑或者其他编辑室的资深编辑。

 

我的第一堂编辑课

一份完全正楷书写的审稿意见单从总编室传回来了,很多页。我的头有点大,这意味着我看过的书稿有很多问题。仔细看完,问题不是很多,这个审稿人会因为一个问题大段抄录各种文献,对我来说,这很少见。审稿人的名字是王某,我不认识。看得出来,这人很认真。

 

对于他提出的一个有关计算机的问题,我颇不服气,老年人摸过计算机吗?好歹我的大学专业课中计算机课程占了一小半呢。我就专门写了一纸意见交给总编室的工作人员带给他。很快得到回复,也是一纸,满纸的文献。我看得发晕,看来他说得有道理啊。但是,我觉得我的也有道理,就又回复一纸,只不过我没有文献,大意是你的也对,我的也没错。他就没有回复了。我按照自己的意见处理了书稿。

 

后来,我编辑的书稿送到总编室,几乎总是由这位老编辑审的,还是那样认真细致,照例是很多页码的意见。这样下去,岂不是人家都认为我的稿子质量总有问题啊?当然,我觉得他的意见基本上是正确的,而且有很多是不易察觉的问题。终于有一次,我给他写了一段和书稿关系不大的话传过去,大意是很钦佩他的严谨和学识,我学习到很多。

 

他的回复挺长,他首先赞许我是个工作态度认真的可栽培的年轻编辑,所以才挑选我的稿子看。同时讲了他为什么要写那么多的审稿意见,他觉得岁数大了,眼看就80岁了,别人以为他赖在这里赚取审稿费,其实他希望尽可能多地通过审稿的形式把他的经验传递给年轻的编辑。他认为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像他们那个时代的敬业了,他能影响多少就尽量去影响。我看完,有点懵,80岁!我没想到在这栋大楼里还有80岁的人在工作!我马上站起来,想去看看这位从未谋面但是已经神交已久的老前辈。

 

经总编室的孙大庆编辑指点,我看到了他,坐在格子间书桌前。苍老,严重驼背。我其实多次见过他,一个驼背老人艰难地挪着脚步爬楼梯,别人上一层,他上一个阶梯。我以前从来都没有联想到这是个还在上班的老编辑。我们的对话,在我的惶恐状态下慢慢进行,他的话语和他一笔不苟的清晰的正楷字截然不同,那么含混无力,这样苍老的身躯居然在他的笔迹中丝毫看不出来。没有说几句话,我就匆匆告辞了,我实在忍受不了,我觉得这个场面很残酷。

 

回到办公室,我向编辑室的老同志询问这个人,他们都很熟悉。他早年在国营大厂工作,担任高级技术职务,还曾经参与过多项国家标准的制定,后来调入出版社,曾经担任过副总编辑。但是他们大都认为这个人年轻的时候很狂。有名的例子:有一次别人指出他的问题,即没有按照现行国家标准处理,他很生气地回答,那算什么标准,我还不知道标准?!我制定的标准!

 

很快,我又收到他给我审的稿子,在审稿意见的最后一页,他写道:剩下的日子不多了,原计划就是满80岁彻底不看稿了,还有一个月吧,能和你这样的年轻人交流很愉快。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得到他的教导。我像捧着圣物一样看他写的每个字,同事们的介绍丝毫没有影响我对他的无比的尊敬!我有信心能够比别人更懂他。

 

果然,再也没有见到他。他离开编辑岗位之后两个月,我又一次看到他,不过,那是一纸讣告!简单的几行加粗的黑体字,打印在一张A4大小的苍白的纸上。他确实耗尽了!

 

我回到桌前,整理他留下的那些审稿意见,一张张翻阅,他还活在这些正楷字里面。这厚厚的一沓审稿意见和这个苍老的身影就是我的第一堂编辑课。

 

 

 

10年,转眼就过去了。借这篇文章,我要感谢那些曾经帮助过我的编辑前辈和老同事们。

 

教材编辑室的前辈老编辑:

卢若薇女士(直接指导和帮助我,非常认真而有时有点小幽默的长辈)

贡克勤先生(高效率、永不疲倦,甚至胃出血入院还坚持工作,享誉编辑界的民族唱法男高音歌手,曾经得到专业人士的高度评价,建议推举到星光大道)

冯铗先生(喜爱大量编辑改动,不怕麻烦,至今还在帮助和指导我的工作,并且不计酬劳地帮助杂志社培训年轻编辑)

高文龙先生(我们的老主任,大嗓门,接打电话尤其高分贝,特别不适合大开间办公,所以他总有单独办公室。乐观、精力充沛,60岁取得驾照)

 

上面是隔代的老前辈,下面是年齿差距10年以内的前辈

韩雪清女士(我的组长,现任副分社长,全国优秀编辑,是她看中我,从大学里挑出我来,是改变我命运的人)

林松先生(英俊善歌、充满笑容,有活力、领导力,早早出任编辑室主任)

王小东先生(我的好搭档、好朋友,比邻而坐,善良、不争)

王霄飞先生(我的校友、学长,现任总编室主任,懂得生活,有智慧)

王世刚先生(话不多,东北大汉,干劲十足,有个很争气的英俊的儿子)

邓海平先生(聪明能干,普通话讲得不好,10年前,他和王小东一起到车站接我,回来的路上,由于晕车,他脸色煞白,我难忘那个场面)

 

还有两位编务:

项平女士(大姐,有点女人四十的絮叨,但是很可爱,工作细心)

邓小永女士(性格豪爽开朗,喜欢驾驶,业余曾经参加过厨师培训,有证书)

 

编辑室外的前辈:

王文斌先生(我离开出版社时候的社长,为了挽留我,他和我谈了三个半小时,让我受宠若惊,我最终没有留下来,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个正确的决定,离开后,我把第一本书寄给他,感谢他的看重)

陈瑞藻女士(时任出版社总编辑,她对我的鼓励让我充满自信)

陈国华先生(副总编辑,抽烟很凶,工作十分严谨,曾经多次交流,给我讲述他年轻时候的28遍?加工方法,我的印象很深刻,常常拿来做案例)

李会武先生(副总编辑,罕见的聪明智慧,待我如兄弟,遗憾的是我在他手下时离职,总期望能干出个样子来回报他的看重。他由于工作过于卖力,差点造成生命危险。愿他轻松健康)

 

  评论这张
 
阅读(130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