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慕云五-世说管理

商业评论-企业史

 
 
 

日志

 
 
关于我

这个博客收集了部分我写的文章。《管理学家》是一本服务于管理实践者的管理思想杂志,有兴趣订阅的朋友请登陆这个页面http://www.guanlixuejia.com,谢谢!想投稿的朋友,请发邮件给guanlixuejia@gmail.com,我们只接受原创稿件,在博客刊登过的都不可以!还要注意不要一稿多投。

网易考拉推荐

我和古典音乐的一点因缘  

2007-11-11 01:38:33|  分类: 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算是喜欢音乐而不能自己演练的那种,包括唱歌也不好,起因还是嗓子不好,或者说不好的不对路,要不然也可以像崔健杨坤那样自娱自乐。大学期间迷上了古典音乐,因为当时的爱好(书法、围棋)简直高雅到必须听古典才可以匹配的状态,其实,自己有多么喜爱倒也难说,毕竟那东西和中国古来的高雅玩意并不是一种血脉的。

 

柴科夫斯基

像许多入门古典的人一样,我比较喜欢柴科夫斯基的音乐,那种凄美忧伤的情调,像作品《如歌的行板》之类,能牵动你内心中最纤细的那根儿弦。我读遍了跟老柴有关的书,包括他和梅克夫人的交往,我至今还是模模糊糊的,记忆这东西真怪,面对学习和工作的压力,我们期望像硬盘一样记忆,但是,真要那样,恐怕人人都会疯掉。人的幸福和快乐有时候就建立在遗忘上面。我现在就是带着非常不确定的记忆,顺着听音乐的经历,慢慢梳理一过这些日子。

 

香港的Z同学

19958月,我作为学生代表,随团到香港访问交流,拿父母的血汗钱买了一部aiwaCD随身听,但是没有唱片。818,香港同学陪我们逛街,在铜锣湾时代广场TOWER唱片店里,我咬咬牙花了50元买了一张柴科夫斯基的第六交响曲,是那种简版的CD,其余正版唱片都在100元以上。香港科技大学的同学Z看我喜欢古典,而且手里拿着一张德沃夏克的双张作品集CD不忍放下,就从我手中拿过去,说,你喜欢吗?我说喜欢。他说,我送给你,现在很少有人喜欢这个。他买了单,交给我,我忙不迭地道谢。

 

记得里面包括德沃夏克的第九交响曲新世界,大提琴协奏曲、小提琴奏鸣曲,弦乐四重奏,三首斯拉夫舞曲以及用小提琴演奏的钢琴小品幽默曲。这些曲子陪伴着我过完大学里余下的两年时光,这三张唱片几乎是我的收藏中仅有的正版货,到我有实力买正版的时候,也难以抵御盗版的廉价,后来陆续买了四百多张,可是,却不像大学时候那么反复听了,买车后,也很少在车里听古典,原因是感觉不对,没有听古典的心情了。

 

还有一件事要交待,Z同学第二年在香港地铁卧轨自杀,记忆中,起因有两个版本,一个是因为在课堂上,他追求的那个女孩子当面令他受辱;一个是因为学习压力太大,我宁愿相信是前者,虽然这两种原因导致结束生命都很不值,但是,第一种更像是我记忆中的他可以做出来的,他的阴郁和单纯让每个见过他的人都印象深刻。Z同学相当优秀,曾经作为惟一的香港学生代表在酒泉基地观摩长征火箭发射。香港一别,我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每当看到那张唱片,我都会怀念他。尤其是听德沃夏克的时候。

 

德沃夏克

我对德沃夏克应当说比较熟悉,太多次听新世界交响曲,几乎能够背下来,当然不是像演奏家和指挥家那样背下总谱,记得当时随意听一段乐句,就知道在哪个位置,就像看一个字知道是哪本帖里面的一样。最近我在读美国企业历史方面的书,看到高兴处,脑海里面总有这些旋律的模糊的影子,我其实跟德沃夏克当时踏上美国大陆的心情一样,被美国的工业史文明震撼着。读中信版《卡内基传》,钢铁工人的苦难生活场景真跟这首交响曲第二乐章开头那个著名的思念旋律一样,甚至像一种被美化了的苦难,最苦难的时候,我们会切肤般感受到思念的美好,想起心中那个充满寄托的地方或者人,如果连这点寄托都没有,那真是无尽的黑夜了。

 

听熟音乐后,就发展到听不同的演奏版本。当时经常看三联的《爱乐》杂志,深深折服里面对版本的专业分析,当时就确信,这是我一辈子也难以企及的事情。尽管如此,还是积攒了好几个德沃夏克大提琴协奏曲的版本,包括女大提琴家杜普蕾、罗斯托波维奇等。最让我感动的一次,是在电影频道偶然看到一部中国电影,写一个音乐学院的青年大提琴教师和学生的故事,整个电影几乎就是这部协奏曲的演绎,我觉得电影拍得很好,但是遗憾的是,我都忘记电影的名字了。

 

其他涉猎

我涉猎过的古典音乐作品其实很少,从德沃夏克延伸到斯美塔那一点点。从柴科夫斯基延伸到和他同时代的俄罗斯音乐家作品,最喜欢的是里姆斯基-科萨科夫,有段时间,天天晚上听着天方夜谭(里姆斯基本人不愿意用这个题目,据说后来删掉了,他不愿意听者用具体的故事意向去解释他的作品,为了方便,我还是这么写,抱歉老里!)组曲入睡。反倒是对古典音乐的大国德奥作曲家了解不多,因为必须普及常识的缘故,依次听过贝多芬、莫扎特、海顿、巴赫、舒曼、马勒、肖斯塔科维奇等等,照例还是那些著名的交响乐。巴赫很神奇,知道他高,但是正如能够欣赏书法中的爨宝子和黄道周小楷一样,高但不贴切自己的感受,直到有次听巴赫的平均律钢琴曲,才可以体味出一点高妙的东西。因为这个缘故,我最近也很少听交响的音乐,对于那种多乐器的交响有些厌倦了,就像厌倦宏大叙事。最多能够听听纯的弦乐几重奏,以及钢琴或者小提琴协奏曲,对钢琴独奏、小提琴独奏很感兴趣。这一偏好也发展到听流行音乐,凡是钢琴伴奏的歌曲,听起来,怎么都好听,比如孙燕姿的《遇见》。

 

由于爱听音乐,也见到过几个活生生的音乐人和爱好者,在这里写两个人,回忆那些值得记述的点滴。

 

李德伦

十多年前,我在大学时候,指挥家李德伦到校讲座,并且在城里的剧场执棒西安交响乐团演出一场,同时,钢琴家殷承宗好像是第二次来了,演奏了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乐团演奏的好像是勃拉姆斯的交响曲,演出其间插了脍炙人口的匈牙利舞曲第五号。故事就从这里开始。听众大概很少有人听过那首交响乐,一直很沉闷。等第五号的旋律一上来,听众居然激动地鼓掌起来,可是,乐曲戛然而止,李德伦作了一个很潇洒地中止的手势,这也让我第一次确信,这帮演奏者还是真的在看指挥的,要不然闷头演奏停不下来。李德伦转身,说,在音乐演奏其间,不得鼓掌,这是基本的礼仪,这不是听歌看演唱会。大腕儿到底是大腕儿,用这样意想不到的方式普及知识。接下来观众很配合,配合到乐声停下来,都不敢鼓掌。李德伦之所以如此,还得追溯到前一天在校内的讲座兼演出,殷承宗照例在学校弹奏他的保留曲目钢琴协奏曲《黄河》,演出现场一片混乱,孩子的哭闹声此起彼伏,这是大学啊,是中国有名的大学啊,我在前排坐着,看着台上殷承宗痛苦的表情,真同情他。

 

当晚李德伦作了演讲,其时,老人已经不能长时间站立,他坐着,讲得动情,内容我完全忘记了,只有在互动阶段的两个问题还清晰记得。第一个,有学生问:您是怎么看待盗版音乐光盘的?李答:不合法,但是很合适,我本人就有很多,正版的太贵,买不起,盗版对于普及音乐有功。这个回答挺意外的,实用,不讲官话,把我们当自己人了,老人爱音乐希望别人也爱音乐。第二个,是我问的:在古典音乐领域会不会出现唐朝诗顶峰,宋朝词顶峰的情况?李老不明白,让我说清楚,我说:换句话说,我们知道交响曲在贝多芬那里是个高峰,肖斯塔柯维奇和贝多芬相比,成就是不是不如他;将来用这种音乐体裁,还能产生超越贝多芬的大师和作品吗?正如在诗歌领域,我们通常认为近体诗体裁的高峰就在唐朝,格律词体裁在宋朝。李老听了,稍稍停顿,然后很明确地说:肖斯塔柯维奇一定比贝多芬更伟大,而今后用交响曲这种形式,一定会产生更伟大的大师和作品,因为伟大的作品反映伟大的时代。我得到这个答复,心满意足。

 

汤蕴璆

汤老是个专业级的业余发烧友,大概快80岁了吧,住在哈尔滨,我最近一直没有他的音信。他是电机学领域国内知名的大学者。我曾经担任他主编的国家级大学规划教材《电机学》的责任编辑,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和汤老很熟悉。汤老责任心很强,是现在的人难以想象的,由于他的较真,我吃了不少苦头。在校对环节,他来到北京参与最后的校改,由于一个英文字母上(下)角标“'”符号的位置问题,他执意要严格改正,三天后,他把红遍全稿的作者校样交给我,我的工作就是所谓核红,也就是再把这些改动的地方誊到校对编辑样上面,大概总有一两千处吧,如果这都是错误,我的薪水得预支罚到很多年以后,幸好就连我们的编辑部老领导都不认为这算错误,可是我还是硬着头皮熬了整个晚上,全部誊清了。改动如此之多,录入员难免还要犯错误,再改,再誊,如此往复数次。汤老害怕录入不认真,还央求我带他到南郊的工厂,自己买了糖,分发给工作人员,这帮人也没见过这个阵势,觉得自己不好好干实在愧对老先生。书出版之后,我还心有余悸,生怕再看见什么错。

 

扯远了,还是回到音乐吧。像爱因斯坦的爱好一样,作为科学家,汤老自小拉小提琴,这人性格倔强,后来好像因为什么事情,毁琴不拉了(原因我忘记了,那该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古时候,在如今的汉阳,有过摔琴的典故)。但是听音乐的爱好一直坚持,他在工作阶段,利用出差国外的机会,买了大量古典音乐的磁带、唱片直到CD。花光了他的积蓄,退休后,每日坚持听四到六个小时。我非常业余,时不时问起他一些问题,他就像一部音乐的百科全书,有问必答,我听平均律就是受他的启发,他一直想配齐平均律全集,碰上了,由于必须买全套,就把多余的一半给了我,并且告诉我平均律的好处,我就听起来了。说到这里,还是得说,盗版碟让汤老很幸福,如果早就有这个,他也不至于花那么多钱。写到这里,我真的十分想念可爱的可敬的老先生!

 

结语

拉拉杂杂扯了一大堆,写这些东西跟工作毫无关系,但是,今天听了音乐,就有了写点东西的冲动。音乐是美好的东西,人有了这个东西陪伴,会活得更有意义更有趣味,重要的是,还有某些摸不到但是可以向往的高度。

 

 
  评论这张
 
阅读(130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