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慕云五-世说管理

商业评论-企业史

 
 
 

日志

 
 
关于我

这个博客收集了部分我写的文章。《管理学家》是一本服务于管理实践者的管理思想杂志,有兴趣订阅的朋友请登陆这个页面http://www.guanlixuejia.com,谢谢!想投稿的朋友,请发邮件给guanlixuejia@gmail.com,我们只接受原创稿件,在博客刊登过的都不可以!还要注意不要一稿多投。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管理学家杂志的一些问题:答复孔庆钧先生  

2006-12-02 02:23:10|  分类: 关于杂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看见拙作《皇帝的新衣:中国管理学术界现状》下面有一条<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孔庆钧先生的评论,文字很长,摘录如下: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今天看见这里,才知道,原来在管理类杂志的编辑队伍之中,也有着因当前不良的学术风气而痛苦的编辑朋友!是啊,怎么能不痛苦呢?如果一个编辑拼劲心力编出的文章,得不到管理实践者的认可,只是用来作为了著作者个人获得职称与名声的工具,这种工作的意义,又会在哪里呢?美国《哈佛商业评论》中的文章,完全不是国内管理研究模型化、“科学化”的套路,却赢得了世界声望,原因在于他们首先赢得的,是企业管理实践者的承认;而在国内管理研究界,要做到这一步,需要的除了能力之外,更需要的,是研究者的勇气。最近曾写了一篇与《管理学家》杂志有关的博文,可能有些冒犯,但还是因感慨于主编这里的这篇文章,愿意请博主予以批评指正!《管理学家的“ 出路”与管理学界的悲哀!》,因这里不许发表带有非163链接地址的评论,无法给出链接,请谅。

 

随后,在网上找到了孔先生的大作《管理学家的出路与管理学界的悲哀!》,也贴在这里:

 

因为曾经有过文字被新浪的管理频道转发过,因此有时到那里看看,学些新东西以提高自己。

刚刚在那里读到一篇头条的文章,名字是《承前启后的先知》,原发在《管理学家》杂志上面,介绍一个名为福莱特的人的思想。

这种为了思想而思想的表述偏好,的确只能发表在叫《管理学家》的杂志上!眼睛盯的脑子里想的,是西方的“先知”;给出的药方,也正如经济学家们让中国人信基督才能有出路一样,这里的管理学家们,也在使劲号召中国的企业管理者们,要从圣经开始才能理解这些“先知”们的思想了!又是哈贝马斯,又是帕特南,洋洋几千言,汪洋恣肆地旁征博引,足见作者学力之深厚!

我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中国的管理学研究者们,敢于自顾自地在管理实践者面前用力忽悠些学术词汇?! 就如<围城>中的那首杂拌诗,这些文章里的文字,没有博士毕业,你绝对不知道作者为什么要写这些东西!难怪张瑞敏回答记者时说,想不起来国内有什么管理思想! 真真是令人徒呼呜呼哀哉的铁一般的现实!

在这样的思路与套路之下,管理学家们会有着宽广的“出路”——很多很多的文章不断问世;而就中国的管理学界而言,是不会有什么出路的!想想张瑞敏对于中国管理学界的评价,这真是中国管理学界的悲哀——如果不叫耻辱的话!

 

常谢谢孔先生的评论和文章。我非常赞同您的基本观点,但是接下来就该反驳和澄清了。

 

读了您的文章,读者们大概会认为这本杂志太迂腐,例如您说这本杂志为了思想而思想的表述偏好,我有点小意见。因为我们的编辑思想的确不是这样的。您说的《承前启后的先知》系本刊大师栏目的一期,介绍福莱特女士和莉莲·吉尔布雷斯夫人在管理学上的贡献,这个栏目的设置是为了回顾管理学思想史,篇幅不短,每期大约都有2万字以上。

 

为什么要介绍管理学思想史?因为我们认为这些内容很少有人知道,很重要。特别是对于有兴趣研究管理的人,如果你不知道前人都在管理学领域做过什么、思考过什么,当你面对眼下的实践环节并单枪匹马深入研究的时候,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你觉得做出了一个重要发现,但是,前人已经得出了结论。这样的例子很多,我记得杨小凯曾经在文章中回顾自己在牢狱中学习高等数学的经历,他在牢友兼教授的指导下,数学进步很快,并且还独自证明了一个定理,他当时认为是个新发现,放出来后,看了一些书,才知道几十年前有个外国人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当然,杨小凯还是很自豪的,毕竟对于他来说,这的确非常难得,他是独立完成的,这件事只能说明杨小凯刻苦、聪明,有学术研究的素质,但并不表明,他的证明有什么意义。如果我们多了解一些前人在管理学中的工作和成就,有什么害处吗?如果说害处,那么还是有的,那就是了解多了,创新的勇气就减少了。还有个例子,好友在某高校念博士,由于日常工作卖力,很少看专业书,对于写论文有点头痛,就去请教同专业中国第一个传媒学博士何先生,该看什么书,并且表示,如果像你那样看一屋子书该多好!何先生的回答很幽默,书要看,但是不要太多,否则你就不敢下笔了。

 

我认为,要想研究一门学问,必须对这个学问的现有成就大致了解。那么又会有疑问了。管理算什么学问,不就是实践吗!这没错,在管理学成为学问之前,管理行为就是实践,现在是实践,将来还是实践。人类之所以有进步,就是善于从实践中总结出规律,并形诸于教育的模式,把规律作为知识传达给后人。后人才可以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继续走,而且走得更高远。

 

许孔先生本来就是认同我上面的观点的。我看得出来您对旁征博引颇有意见,认为不该搬出一大串外国名字吓唬人。我解释一下,在策划该系列的时候,我和栏目主编刘文瑞教授曾经就这一问题探讨过,我们的结论是,在介绍一些大师的成就的时候,一定要有些宽度,视野要更广阔,而不是就事论事,思想的产生不是孤立的,任何人都生活在环境中,都要受他人的影响,做学问也一样。为了达到此目的,撰写文章增加了难度,这一系列文章的作者们是下了苦功夫的。所以,我在此有些冒犯您的批评,为作者们的扎实工作鸣一点不平。

 

您说的博士学位以上才看得懂,有点言过其实,我作为第一读者,别说博士,就是硕士也没有念过啊,而且本科学的是电气工程啊,我还是能看下去的,尽管有不明白的地方,看文章要是都懂,也太索然无味了。当然,我会积极看待您的批评,文字晦涩肯定不是好事情,老妪能解,老妪能解啊。

 

至于向读者忽悠学术名词,我想,您这个忽悠用得不合适。如果明知道不对,还跟人家如此如此一番,这大概叫忽悠。用学术名词有错吗?而且在管理界,有那么难懂的学术名词吗?我觉得如果有,也是少数,愿意了解的,可以深入看,不愿意了解的,略去就是。在管理实践界,必要的名词术语是重要的商业语言,如果你不知道财务和会计的知识和完全术语,作为经理人,知道现金流量表、损益表总该可以吧,如果把这些也要列入难解的术语,就有点不恰当(您没这么说,我只是随便举例,您在对术语表示反感的时候,还是举出您所反感的术语比较好,笼统打死不好)。

 

您举张瑞敏的例子,有点矛盾。张说中国没有管理思想,所以我们理解为得向外国学习管理思想,而您前边又很反感把外国老太太的管理思想当圣经来卖,这一点,我实在看不懂。

 

对于您的这篇急就的文章我本来想一谢了之,不加辩驳的,只是您这篇文字的确有些随意了。首先,您没有看见杂志,只是看了网站选的一部分文章,然后,又根据这篇文章推论整本杂志,甚至今后的走势。

 

今天我没有把杂志的其他板块介绍给您,也没有探讨我们的办刊思想。只是针对您提到的问题作出回应。这本杂志不是没有问题,当然有很多问题,例如我们杂志对现在管理实践研究不够,挖掘不够就是大问题。我希望您在看了杂志后,能继续批评,对于不能认同的意见,我还是会发表出来,我觉得这些讨论至少对杂志、对管理学术和实践有些帮助。也希望您能在实践领域多多指导。

 

另外,我大致看了看您写的其他文章,还是很不错的,您的许多观点我都很佩服,您看重实践的态度,我也很赞同。我相信,有您这样对管理研究非常认真的一群人存在,迟早会出现几个中国籍贯的管理大师的。

 

您可将地址发给我:liuhui@263.net,便于我寄赠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457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